<sub id="xljtr"></sub>

        <b id="xljtr"><ins id="xljtr"></ins></b>
        <track id="xljtr"></track>

            <noframes id="xljtr"><ins id="xljtr"><delect id="xljtr"></delect></ins>
            首頁 > 文學 > 小說散文 > 正文

            馬卓:夏花

            夏花

            時常想過要摒除一身任性、壞脾氣包括一切的流俗,只剩下一身青布衣裳,幾本舊書,清涼愉快的和誰度過一個夏天。

            也許有人還在沉緬中學時代,就忘了大學時光也即將悄然離去。盛夏六月都是別離,如那年高考,今年馬上結束的學生時代。每每到了即將分別時刻,眼睛就會像著了魔一樣,只要是它看的到的,就都是詩和遠方,一切都是香格里拉。記憶愈發清晰,就愈發的覺得遺憾,覺得懷念。沒錯,當我寫到這兒的時候,就要開始感慨,開始回憶。這是從高中養就的習慣,把自己某一刻的感受轉換記錄,以后留給自己慢慢看,慢慢看到自己的在成長道路的幼稚與無知,甚至是難堪,所以到了現在我不敢看自己曾經的寫記本。

            習慣:“習慣是指長時期養成的不易改變的動作、生活方式、社會風尚等。”百科是這么解釋習慣的,我贊成。如以前下午準時出現在球場的身影,如在每天下午放上的音樂和鋪開紙張,如在夜晚半小時的相聲播放,如周末在各種聚會上的酗酒,如在夜深人靜時候在心底默念你的名字。這都是囊括在我眾多的生活習慣之中的,都是在這座小城的練就的。悶熱的五月把我放倒在床上,我蒙上窗簾讓光透過縫隙鉆進屋內,有一支未燃盡的香煙迎著光氤氳成霧。我看到你坐在鋼琴面前,指尖在黑白鍵上跳舞,是歲月美了曾經,還是美了你。

            兩年,我與課本毫無關系,成績始終排在末尾,不過倒是看了不少閑書,從海子顧城的詩,從民國大家的文章,再到后來先秦經典上古神話。但大都是囫圇吞棗,看了個大概,但心中始終抱著敬畏,而且看的越多越是崇拜向往,越是覺得自己的渺小,自己的無知與膚淺都一一表露無疑。所以愧疚不是沒有緣由,但我仍不知悔改,固執的說,那是我愿意做的。我不聽那些批評與“贊美”,也不管錯對,我自私的按照自己憧憬的樣子去生活。我也沒有過真正的愛情,也沒敢奢求過,以至于有朋友說我"不近女色”。該是我藏匿太深,還是怯懦膽小在作祟?

            六月畢業是個好時候,雨水會隱去我們兩年里曾踏過的腳印,一切痕跡都會消失,存在的只有那道旁青翠楊柳,滿池荷塘。它們是不會說話的證人!而我們呢?我們沒有名字,我們不會是別人口中同時提到的兩個名字。

            山和水可以相忘,日和月可以毫無瓜葛! !

                                                                                                            ——馬卓 

                                                                                                           2022.5.26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王蘭蘭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