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ljtr"></sub>

        <b id="xljtr"><ins id="xljtr"></ins></b>
        <track id="xljtr"></track>

            <noframes id="xljtr"><ins id="xljtr"><delect id="xljtr"></delect></ins>
            首頁 > 文學 > 小說散文 > 正文

            馬卓:睛

            精力充沛,能量無限,對生活無畏,對事業憧憬,年輕本該就這樣。

            昨夜焦躁,遲遲未入睡,煩憂的事本來只有一件,就是沒有把內心的情感很好表達在紙上。便開始憂郁,時而痛恨,時而遺憾,痛恨平日里沒能及時把突然靈光乍現的東西記錄下來,遺憾之前多出的時間沒有用來閱讀。反正從現在反思到以前,順便越界到未來還把不曾發生的事情統統都批判一遍,現在的自己愈加苦悶,愈加難受!

            折騰到夜半,糊里糊涂的想起家鄉的蛙蟲,一般到這個時候池塘邊鼓著腮幫子叫喚的蛙已經不多,吟吟唱唱一夜的蟲也開始斷斷續續的入眠,拴在大門口的大黑狗也不再拼命狺狺吠吠,只是蜷在一旁。村莊寂靜無聲,有種萬籟都寂的感覺,但細心的人仍會聽見莊稼人此起彼伏的鼾聲。

            嘟~營造的絕佳入眠情景被過往的貨車中斷,于是焦躁開始。

            先把幾年的舊賬翻出來同自己清算一遍,轉念一想,好像也不能訂正了,只好妥協。

            提到現在,不大不小的年紀,也是父母焦頭爛額的年紀。每次通電話,都能聽見關于“婚”,“婚”可真讓人“昏”!

            以前祖母在世的時候,聽她講關于婚姻的事,總結下來就是四個字“稀里糊涂”。稀里糊涂的娶了媳婦,稀里糊涂的嫁了人??梢簿褪沁@稀里糊涂反而造就了大部分長相廝守的婚姻。

            仔細琢磨一通,發現確實如此!稀里糊涂的年紀,稀里糊涂的結婚,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女人,懂得多了,認知覺悟提升了,心氣自然也就高了,便再瞧不上身邊的男人,開始挑挑摘摘很快就過了適婚的年齡,也就不掙扎了,競相準備孤獨終老的打算。男人,本來就一副花花腸子,要是結了婚有了家的束縛,還能擔起責任,要是同野馬一樣多放牧了幾年,再想拽籠頭便是徒勞,只好作罷!讓他野罷!

            但這番話可不能對父母講,也不能對旁人講。

            提到事業,眉頭緊蹙,到不是工作的不開心,也不是旁人的非議。就是純粹與自己過不去,至少在現有認知上是這樣!就像是一位美食家,認為剛屠宰的牛里脊鮮嫩,又覺得宰牛的屠夫太過殘忍。最貼切的比喻還是朋友的引言:“做了婊子,還想立牌坊!”

            再濃的霧也會被黎明的日出消散,再昂貴的手機也會電量耗盡,再焦躁的人也會沉沉睡去!

            當新的圓月升起,當睜開眼睛開啟新的一天時,昨天就應該被忘卻!

                                                                              ——馬卓

                                                                             2022.5.23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王蘭蘭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