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ljtr"></sub>

        <b id="xljtr"><ins id="xljtr"></ins></b>
        <track id="xljtr"></track>

            <noframes id="xljtr"><ins id="xljtr"><delect id="xljtr"></delect></ins>
            首頁 > 民俗 > 民俗 > 正文

            曹昌光:小街下的黃瓜

            小街下的黃瓜

            曹昌光

            小街下,天水舊地名,也許因老伏羲城那條東西通衢的正街為大而得名?,F四車道大街,過大橋直達南山根。舊址位于正街東頭(現新建水泥牌坊處),與其垂直,西鄰士言巷(關家巷道),穿過一片菜水園子,南抵耤河。

            1}(2A0`%%4~P`BIZ}5DBBE3

            小街下因出產嫩條條黃瓜出名。每年端陽節前,大清早,“旋黃旋割”的鳥叫聲中,小街下的黃瓜就上市了。一只只不大但很干凈的拌籠,沿小街與正街拐彎處,隔幾步擺開,里面架放著一目了然的三幾十只黃瓜。黃瓜似小家碧玉,長不過一拃,粗細如麻錢,凹凸有致,聘聘婷婷;通體的棱溝被著絨絨的刺毛,翠生生的淺綠色上罩著一抹露水的霧氣:那鮮嫩樣,讓穿著體面的過路買主,身不由己地作斯文狀,彎下身來,輕手輕腳地,盯上那根拈出那根,絕不像刨洋芋似地亂翻,夠吃一頓,即用自家干凈的手帕包好,付鈔,回家,與家人嘗新。

            我從小在也算溫飽的祖母家,吃飯人多,掙錢人少,小街下的黃瓜見過,卻不知滋味。工作不久,正逢割資本主義尾巴,小街下的黃瓜橫掃了;工作單位又遠,忙,淡忘了。

            二十多年前,應陜西漫畫學會邀請,去寶雞學訪,購得《白鹿原》作者陳忠實主編的文化叢書,內收炎帝神農傳說一篇,摘抄如下:上古,姜水河畔神農氏得黃燦燦瓜子一包,交小女芹姬精心作務,選種優化,瓜結得嫩脆味美,名揚四里八鄉。芹姬招得俊男為婿,次年身孕,農活家務全在丈夫肩上。待留種時,正值芹姬分娩,忙得忘了此事。從此,瓜再也長不大了。芹姬懊悔不及,每當瓜熟,總在田邊滴淚,自言自語“黃瓜——留”。死后,芹姬化鳥,不停地在瓜田上空鳴啼,“黃瓜——留”“黃瓜——留”,提醒菜農及時選種。

            芹姬“黃瓜——留”的傳說很是感人,除她敬業奉獻精神外,更是這個故事的開頭:寶雞渭河南的農村,把黃瓜叫胡瓜,還說古來就這。上古,從甘肅天水來了一位胡姓氏族頭目,專送神農氏黃燦燦瓜籽一包,說是天水出產,特別叮嚀夏天播種,多施肥,勤澆水;一定要選留先開花、先掛蔓、先黃熟的瓜作籽瓜,以待來年播種。作為天水人的我,客訪寶雞,在陜西漫友面前,為這段文字甚是臉上有光。

            天水,不正是伏羲故里。胡姓氏族頭目,不正是瓠族首領,瓠即葫蘆,傳走樣為胡,幾千年前沒有文字,常有的事。黃燦燦瓜籽一包,天水出產,當時天水胡姓首領所居,不正是后來伏羲城,種菜的小街下嘛。

            至于天水來了一位胡姓氏族頭目,不經意間的這句,倒是證實了一個觀點:看來生于古成紀的人文始祖伏羲,后來確實率部沿渭河東下去了中原,古陳倉的寶雞是必經之站。河南淮陽的伏羲陵,不論葬的是哪代哪位,或只是一個象征性的標志,都不影響我們的推斷。天水是羲皇故里,羲皇可是中華民族的人文始祖,伏羲爺一輩子蹴在天水,哪有后來的風光!一根小街下的黃瓜,無意間道出了這么大的話題。

            664f2b8dcdea2daa2d91639c7c0bf3b_副本

            作者簡介:曹昌光,1941年3月生,甘肅天水人。西北師大畢業,先后在天水一中、秦城區委、天水師院、甘肅省科委工作,50歲后借調甘肅絲綢之路協會至今。中華伏羲文化研究會理事,甘肅絲綢之路協會副會長,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甘肅美協漫畫藝委會主任。自幼喜愛民間藝術,中學生時期開始在省級、國家級報刊上發表作品。有作品收入《中國現代美術全集》。與于忠正合編《漫畫絲綢之路》(中、英、日三種文本),2016年再版。又出版《伏羲與八卦》、《麥積山石窟》、《羲皇故里天水游》、《中華人文始祖伏羲畫傳》、《神話中的華夏始祖》,擬出版《神話與漢字一一三皇五帝故事繪本》。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趙安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