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ljtr"></sub>

        <b id="xljtr"><ins id="xljtr"></ins></b>
        <track id="xljtr"></track>

            <noframes id="xljtr"><ins id="xljtr"><delect id="xljtr"></delect></ins>
            首頁 > 民俗 > 民俗 > 正文

            曹昌光:呱呱始于上古

            呱呱始于上古

            曹昌光

            距今兩千年的天水,今城區瓦窯坡上有一座城堡,是西漢末年隗囂的王城,這位據有天水、武都、金城的豪強,母親塑寧王太后天一明就要吃頓呱呱。后來,隗囂兵敗南逃,不肯離鄉的廚師溜出王城,為了家計,呱呱這才出現在街市的食攤上,為尋常百姓家食。

            1652439170(1)

            隗囂他媽好的這一口,很教一些天水人尷尬:王太后的嗜好確實饞人,但后來多少有點身份的人卻顧全臉面,與其保持距離,至少不能蹴在食攤前動嘴。文革后期,一位久經沖擊又結合進班子的副縣長,地道天水人,每早去機關前必在街頭大模式樣地吃碗呱呱,自詡打掉了以往的官氣,靈魂深處鬧了場革命。

            記得上世紀五十年代后期,政府實行糧食憑票制度,小攤的呱呱斷了蕎麥的供應,不少市民甚是不爽。行署某專員在群眾大會上作動員報告:天水人愛吃呱呱,我看不吃呱呱也死不了人!

            這位隨軍西進任職的專員,當時講話理直氣壯,不容置喙。但是,如果此話前推,放在幾千年前的伏羲時期,那可是全說錯了。

            伏羲時期,古天水地,也是西部瘟疫的疫區?!渡胶=?middot;西次三經》里的西王母,“是司天之厲及五殘”,“天之厲”即指瘟疫,古代凡病因不明、難以醫治的傳染病都叫這名。天厲的厲,繁體是厲,從廠從萬:廠古義巖,指先民居住的巖洞;萬,甲骨文是條毒蝎。天水老人將瘟疫的傳播稱為“天爺爺行厲(土話念lu)”,談瘟色變,猶如毒蝎爬進了屋子。治瘟,王母娘娘有不死藥,神話里有,沒人用過。但在當時,有氏族采集苦蕎,煮粥做成呱呱,卻能防治瘟疫。呱呱人相競食,救了很多古天水人的命。

            當然,那時的呱呱不似隗囂他媽、更不似今時天水的呱呱講究,食材粗糙,調料單一。但制作方法完全可以想到,將蕎?子在陶釜中熬煮,熟結釜底,食則刮取,刮釜有聲,才得出呱呱這個昵稱。

            苦蕎呱呱的首創者有蟜氏,大約居住在涇河和渭水上游的區域。這個氏族不僅采食苦蕎,同時敢食有毒的昆蟲,具有了抗病毒的免疫力,瘟疫流行時罕有受感染者,一個個出脫得肌膚健美,豐乳肥臀,引起伏羲族人尤其年輕人的注目,情理之中。

            此時的伏羲族群,為防治瘟疫,已開始了家畜的圈養。豬羊關進柵欄圍墻,防止豺狼的傷害,阻斷了病毒的傳播,讓族人吃上了放心肉。族群從事飼養的年輕一代,史稱少典氏:少,伏羲的小輩;典,甲骨文上是柵欄,下是雙手,建造柵欄圈養之意。秦安大地灣遺址所在地的邵店,是否上古少典聚居地,日久訛轉為邵姓經營的店鎮。雖是調侃,也算一說。

            伏羲天縱英明,極力促成小輩少典與有蟜的婚事,既吃放心肉,又吃放心糧,強強聯合,優勢疊加,不僅抵御了瘟疫的傳播,而且養育了炎黃那樣的子孫。春秋時左丘明著《國語》有載,“昔少典娶于有蟜氏,生炎黃二帝”。

            不難推想,伏羲時期的呱呱,食材味苦,難以下咽,先民就以椒佐食。資料顯示,那時已有野生椒類,花椒不僅調味,而且是先民求子、祭祀的獻品。興許,也有嗜苦者。定西通渭縣常河鄉小劉告訴我,她打工的丈夫最喜苦蕎做的洋芋酸菜面,盡管苦蕎磨的面粉每斤賣到六元,也得空必吃。

            食蕎治厲養生,成為炎黃子孫的飲食傳統。幾千年來,食蕎的習俗隴上盛行不衰,隴東的蕎面饸絡、隴南的蕎面攪團、隴西的蕎面圈圈,一直是當地居民的最愛。而天水蕎?子做的呱呱,早無苦味,但那香辣糯馓的口感卻化為秦州人的食俗,大有每日必餐、不可或缺的架勢。

            向有隴上小江南之稱的天水,晨曦從麥積山區彌漫的時候,大街小巷買呱呱的鋪子和攤點就在縷縷熱氣中開張了。頭一撥一定是上早班和上學的,女孩子居多。街旁一站,荷包里掏出零錢,往擔子的笸籮里一撂,悄聲一句“多掐點”,攤主明白,是要多掐兩塊貼著鍋底烤得又糅又脆的“鍋巴”。呱呱,黏在鍋底,出鍋得一刮再刮;因為經嚼,顯出年輕人的好牙,是動物咬嚼力優勢“呱呱叫”的表現。本能使然,呱呱的吃家,莫不盯著那脆而不焦、油光黃亮的“鍋巴”,多多宜善。

            也許是有蟜氏健康體質的血脈,天水人自古養生有方,男孩女孩大多出脫得肌膚白皙水靈,女孩尤以天水白娃娃出名。這些女孩并非不作矜持,實在是小鋪子里坐不下就食的顧客,急于上班上學的她們,只好往食攤前一站即食快餐起來。呱呱進嘴,滿口香辣,連連噓氣,辣油沾唇,口紅初抹,人面桃花。羲皇故里,秦州市井,滿是古風的詩意:桃之夭夭,灼灼其華,自成天水街頭最搶眼的一道文化風景線,給天下游客留下難以忘懷的印象。

            664f2b8dcdea2daa2d91639c7c0bf3b_副本

            作者簡介:曹昌光,1941年3月生,甘肅天水人。西北師大畢業,先后在天水一中、秦城區委、天水師院、甘肅省科委工作,50歲后借調甘肅絲綢之路協會至今。中華伏羲文化研究會理事,甘肅絲綢之路協會副會長,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甘肅美協漫畫藝委會主任。自幼喜愛民間藝術,中學生時期開始在省級、國家級報刊上發表作品。有作品收入《中國現代美術全集》。與于忠正合編《漫畫絲綢之路》(中、英、日三種文本),2016年再版。又出版《伏羲與八卦》、《麥積山石窟》、《羲皇故里天水游》、《中華人文始祖伏羲畫傳》、《神話中的華夏始祖》,擬出版《神話與漢字一一三皇五帝故事繪本》。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紫萱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