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ljtr"></sub>

        <b id="xljtr"><ins id="xljtr"></ins></b>
        <track id="xljtr"></track>

            <noframes id="xljtr"><ins id="xljtr"><delect id="xljtr"></delect></ins>
            首頁 > 首頁 > 傳真 > 正文

            太原菜農12噸蔬菜無法運出,村干部丟失的3張通行證去哪了

            原標題:太原菜農12噸蔬菜無法運出,村干部丟失的3張通行證去哪了

            文|徐媛

            近日,媒體報道,山西太原市小店區一菜商反映,因拿不到蔬菜運輸通行證,導致12噸新鮮蔬菜無法運出。該菜商表示,其所在區域為疫情防控區,為保障蔬菜外運,鄉一級政府給村里發了6張通行證,但村委主任卻稱只有3張,其他3張被他“丟了”。記者撥通該村委主任電話,對方并未正面回應此事。

            太原目前因為疫情,整個城市按下暫停鍵,車輛上路需要辦理通行證。本來政府給菜商開貨運通行證,是為了方便蔬菜運輸,但現在,通行證反倒成了最大的阻礙。鄉里說好的6個證縮水成3個,另外3個不知蹤影,村委主任說一句簡單的“丟了”,就沒有然后了,任由一車車堆積如山的菜運不出去,地里的菜爛了一地。此情此景,旁人看著都干著急,菜商和農民就更不用說了。

            這就讓人納悶,既然通行證丟了,為何不馬上補辦?通行證是鄉里批給村里的,專門針對蔬菜的貨運運輸,只要沒有用在它處,村里說明理由,走一下補辦流程,應該不是難事。尤其蔬菜已經裝車,每多耽擱一天,菜商的損失就會更嚴重,菜農地里的菜已經成熟,更是等不了,這種情況要求加急處理,上面沒有不答應的道理。

            即便真是流程上的問題,村委主任也可以向菜商和記者陳明內情,讓人知道目前的卡點在哪。像現在這樣,面對詢問躲躲閃閃,支支吾吾,以一句“丟了”搪塞了事,沒有道歉,也沒有解決問題的誠意,這樣的回避態度,很難不讓人懷疑,這事背后存在貓膩,消失了的3張通行證可能被挪作他用。

            為了嚴控疫情,大部分人封控在家,車輛嚴格限行,但居民的物資需求沒有因此減少。在物流受阻的情況下,如何打通供需兩端,讓產地的蔬菜及時地運送到市內,是菜商和農民共同的心頭大事。如果通行證審批嚴格,數量有限,那必定成為眾人哄搶的香餑餑,具體發放通行證的人,則手握了很大的權力,他的一念之間,直接決定了菜商的盈虧和農民的收成。由此產生的廣闊尋租空間,不得不讓人警惕。

            這方面政策也有應對。通行證的審批、發放和使用,非常嚴格,對于違規者的問責懲罰,不失嚴厲——這既是為了防疫的安全,也是讓公職人員不敢僭越紅線。但政策劃定的高壓線,能否滲透到管理松散的農村基層,能否防住個別人的利欲熏心,還真不好說。而嚴防死守、嚴格限制的另一代價是,正常的農產品運輸嚴重受阻,這勢必給疫情期間本就艱巨的穩產保供工作,增添更大的壓力。

            資料圖

            就拿這次新聞事件里的菜商來說,表面上看,12噸蔬菜運不出去,是村委會丟了3張通行證,但就算他們拿到3張通行證,是不是基地里的菜都能順利運出去?就算他們的問題解決了,其他沒有通行證而賣不了菜的商販、農民該怎么辦?那些因為蔬菜供應緊張不得不高價買菜的城市居民,又該怎么辦?

            所以,問題的關鍵,還不是村委主任丟掉的3張通行證去了哪,而是通行證怎樣發放才合理。就農產品運輸而言,從國家到地方,通行證的發放流程,均是由涉農部門上報需求,向交通部門申領通行證;或者由企業提出申請,審批部門判定符合條件后予以發證??梢?,是否發證,發多少證,固然要對疫情防控風險進行研判,但申請主體的真實需求,民生物資的供應穩定,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判斷標準。如果為了防疫安全而一味壓抑市場需求,影響保供工作,則是顧此失彼,有違政策的初衷。

            即便從防疫安全上考慮,發放一味從嚴也無必要。過去抗疫經驗證明,只要運輸環節上做好閉環管理,比如對于進入市場的蔬菜運輸車輛,檢查封條是否完整,確保駕駛員沒有離開駕駛室,安排工作人員進行消殺等,適度放開農產品運輸,不見得有多大風險。事實上,為了保證順利供應、過程快速運轉,很多地方會專門為保供車輛開通綠色通道,保證其優先通行。如果企業有困難,相關部門會主動充當服務者的角色,及時化解運輸過程中的堵點、難點,幫助企業和司機辦好通行證,讓蔬菜順利抵達城市居民的餐桌上。

            這些在抗疫過程中積累的保供經驗,應該延續下去,菜農才不會一輪一輪地受折騰?;氐叫侣勈录?,不管那3張通行證去了哪,村干部的說法是不是屬實,面對一車車被擱置的蔬菜,面對菜商心急如焚的心情和城市居民買菜難的擔憂,地方都沒有坐視不管的道理。當務之急,是盡快打通渠道,幫助基地把蔬菜運出去;以此為鑒,排查各地的運輸需求,不要因為人為因素,白白造成菜商和農民的損失,影響保供的穩定。

            至于村委會干部詭異的辯解和看似心虛的躲閃,到底是瀆職還是尋租,也需要進一步的調查。無論是個人的私欲,還是地方對防疫的看重,都不能危及人們正常的生存和生活,這是再強調也不為過的底線。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趙安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