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ljtr"></sub>

        <b id="xljtr"><ins id="xljtr"></ins></b>
        <track id="xljtr"></track>

            <noframes id="xljtr"><ins id="xljtr"><delect id="xljtr"></delect></ins>
            首頁 > 首頁 > 情感 > 正文

            女子孕期捅死男友,兩次鑒定為雙相情感障礙,死者家屬:望判死刑

            女子孕期捅死男友,兩次鑒定為雙相情感障礙,死者家屬:望判死刑  

            山東菏澤單縣20歲的劉某雨被22歲的女友孫某捅死后的第三年,3月7日,菏澤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此案,中途休庭。目前,本案的原被告還在等待開庭通知。

            2020年6月12日12時許,孫某在家中與劉某雨因瑣事發生爭吵,后孫某拿刀子將劉某雨捅傷,劉某雨經搶救無效死亡。孫某經兩次鑒定為患有雙相情感障礙,在本案中具有限定刑事責任能力。

            三年來,劉家仍然沒有等來孫家的一句道歉。劉某雨的父親劉海強告訴正觀新聞記者,案發時和案發后,孫某的表現一直很正常,頭腦清醒,不存在精神抑郁發作問題。“希望判處孫某死刑。”劉海強說。

            “2020年8月,孩子生了下來,是個女孩,在她姥姥那邊住著,我們曾經找過孫家想要孩子,但被拒絕了,他們說孩子歸誰讓法院判。”劉海強說。

            “你有本事來個狠的,動刀子”

            劉某雨的表姐小夢仍記得,劉某雨死的那天,天上沒有太陽,陰著厚云。劉某雨的父母不在家,上午的時候,她和小表弟打牌,曾叫過孫某,但孫某沒說話,直接回房里了。

            臨近中午,考慮到姑姑快下班回家,小夢便和小表弟在廚房做飯,廚房距離客廳只有幾步遠,不一會,客廳傳來了孫某的聲音,小表弟便過去了,當時小夢并沒有在意,以為是鬧著玩。

            “小表弟過去后說,姐你快來,我聽到聲音不對,就跑過去了,上門口那邊一看,我大表弟捂著脖子,離近了看到他身上有血。”小夢告訴正觀新聞記者。

            孫某在司法鑒定意見書中說,事發前的兩三個月,劉某雨對孫某一直很冷淡,整天玩手機游戲。出事時,她懷著孕,那段時間高興不起來,有悲觀的想法,“有時,我想上吊,想從樓上跳下去,看到廁所有毒的東西想吃進去,這種想法有了好長時間。”

            孫某稱,她和劉某雨吵了起來,劉某雨說了一句,“你有本事來個狠的,動刀子。”正好,在他倆吵架附近的桌子上有一把平時用來切蘋果的刀子,孫某一生氣,拿起刀子就朝劉某雨的身體上攮了過去,在她的印象中,一共攮了兩下,一下在肚子,一下在脖子。

            看到劉某雨的脖子有傷,小夢和弟弟一下子著急得哭起來,她趕緊給劉某雨止血喊人,打了120。

            事發時,關于孫某的反應,小夢并未記得太清楚。“印象中,孫某是站著的,因為當時我一直在幫表弟止血,也沒有留意到她。”小夢告訴正觀新聞記者。

            事發的那天12點30分左右,遠在鄭州打工的劉海強,聽說前一天晚上,孫某和劉某雨吵過架,他還往家里打了一個電話詢問情況,但劉某雨并沒有接電話。

            一個小時后,劉海強接到電話,得知家里出事了。來不及收拾東西,他急急忙忙地往山東單縣的家里趕去。他再次看到劉某雨是在太平間。下午5點多,尸體解剖時,他看清了兒子身上的刀口,一共9刀。法醫學鑒定意見為,劉某雨系胸部遭受單刃刺器刺切致心臟破裂造成心包填塞而死亡。

            事發前曾發朋友圈:“end”

            在媒人介紹下,孫某和劉某雨相識是在2019年3月份,兩人也主要通過手機聯系,那時未到法定結婚年齡,兩人戀愛后,年底訂了婚,彩禮12萬,并沒有舉辦婚禮。

            “訂婚時,俺女兒懷孕了。訂了婚以后,她就上劉某雨家住去了。”孫某的母親在司法鑒定意見書中說道。“我記得是從二人在一起后,孫某就沒有吃過治療她精神病的藥了。”

            “2020.6.11(4.20)周四,end”,這是孫某在事發前一天發的朋友圈,劉海強不懂英語,后來才知道,end是結束的意思。

            讓劉海強感到驚訝的是,案發后,孫家向公安機關遞交了之前給孫某治療雙相情感障礙的病歷。

            雙相情感障礙 (bipolar disorder, BPD) 是一種慢性情緒障礙,其特征為患者具有躁狂或輕躁狂和抑郁等多種情緒發作的表現形式和反復發作性,屬于終生性疾病。有研究顯示:BPD患者具有高自殺率和高自殘率,BPD 患者自殺率為普通人群的20~30 倍,同時患者因受到疾病因素影響無法主觀控制行為和意志,導致不同程度危險事件的發生,進而給家庭和社會帶來嚴重的負擔。

            “當時媒人介紹時,也沒有說她患有雙相情感障礙,訂過親之后,女方家里也沒說這事。”劉某強說,“等到案發以后,她家里就向警方遞交了孫某看病的經歷。”劉海強告訴正觀新聞記者,“要是知道她有這病,我們肯定也不同意這門親事。”

            3月18日晚,正觀新聞記者聯系到孫某的父親,他說兩家定親后,孫某的病情并沒有完全治愈,且告訴過劉家此事。隨后孫某父親情緒有些激動,掛掉了電話。

            但這一說法,卻遭到劉海強的反對。“他(孫家)說給被給俺兒子說了,可劉某雨已經死了,這能證明嗎?他又說給媒人說了,我們在村里有兩個媒人都不知道孫某有病的事。”

            更讓劉海強想不通是,“俺兒1米8的個頭,孫某懷胎7個月,如果孫某要不是故意捅我兒,她咋能捅那么準,俺兒一點沒有反抗能力都沒有。”

            “兩次吵架,都沒還手”

            劉某雨的母親徐某麗稱,平時,劉某雨人老實,孫某則見遇事好急。“事發前,因為吵架,孫某動手打過劉某雨兩次,第一次是在2020年春節的時候,夜里睡覺的時候,我聽見兩個人吵了起來,我不清楚具體什么原因,后來聽到孫某扇了劉某雨一耳光。”

            “第二次,是在案發前七八天的時候,也是因為一些小事,好像是孫某看劉某雨手機,劉某雨就非要看孫某的手機,但沒讓他看,倆人又吵了起來。”徐某麗稱,“這次孫某用板凳朝我兒的腰上砸了一下,這兩次劉某雨都沒有還手。”

            二人吵架時,徐某麗曾聽見劉某雨說過一些話,“有一次劉某雨和孫某吵架的時候,好像是劉某雨不能看孫某的手機,孫某手機里面有些事不能讓我兒知道。我現在分析這些話,感覺是我兒子懷疑孫某有外遇了,但是這都是我的猜測。”

            “案發時為抑郁發作”

            孫某的父親在司法鑒定意見書中提到,她懷疑女兒精神病發作,才把劉某雨殺害的。“孫某在10來歲的時候,就有些不正常,性格明顯內向,不愿意和人接觸,人多的地方不愿意去,性格容易急躁,記憶力也較差。“孫某現在是對我和她媽媽是一定不相信,直呼我倆的姓名。”孫某的父親說道。

            “當時考高中也考上了一所普通高中,但是因為她那時候精神疾病比較厲害了,得去醫院治療,就不再上學了。”孫某的父親稱,從2015年到2018年,他就送孫某到濟寧市戴莊醫院年年去住院治療。“我記得最后一次住院治療應該是2018年10月份,之后就沒去過了。出院后醫生也讓孫某長期服用治療精神疾病的藥物。”

            2021年4月25日,經山東省安康醫院鑒定所鑒定結論為孫某患有雙相情感障礙,在本案中具有限定刑事責任能力。因受害人家屬對鑒定有異議,故再次鑒定。2021年8月17日,山東精神疾病司法鑒定所對孫某進行了鑒定,診斷為雙相情感障礙,案發時為抑郁發作,被鑒定人作案時為限定刑事責任能力。

            正觀新聞記者搜索雙相情感障礙傷人的案例,在2021年9月8日10時許,臨湘市公安局接到高支隊臨湘大隊轉警:一出租車司機在京珠高速臨湘段被車上女乘客用水果刀捅傷。犯罪嫌疑人劉某已被控制,受害人張某被第一時間送往醫院救治。

            湖南省芙蓉司法鑒定中心出具鑒定意見,被鑒定人劉某診斷為雙相障礙,實施危害行為時評定為限定刑事責任能力。臨湘市檢察院于同年12月6日向臨湘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訴,臨湘市人民法院于2022年1月7日以劉某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拘役四個月。

            “限定刑事責任能力在實踐中通常出現在對患有精神疾病的犯罪嫌疑人的鑒定意見中出現。行為人在實施《刑法》所禁止的危害行為時,辨認能力或者控制能力較完全刑事責任能力人有一定減弱的情況,依法應當減輕其刑事責任,予以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告訴正觀新聞記者。

            律師:要結合案情綜合考量

            一些案件當事人為逃避法律責任或出于各種各樣的動機,故意把自己偽裝成精神病患者,“裝瘋賣傻”是否可以成為加以利用的“庇護傘”?

            付建認為,犯罪時是否有辨認或者控制能力,不是根據行為人的供述和辦案人員的主觀判斷來確定,而是經過法定的鑒定程序予以確認。因此,正常人若要以“精神病”為由進行否定犯罪,需要待鑒定機構按照法定程序進行鑒定,若不滿足上述條件,依法應當承擔刑事責任。

            本案中,女子孕期殺死男友,鑒定為雙相情感障礙,案發時為抑郁發作,根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對被判處無期徒刑,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罪犯,如系懷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嬰兒的婦女,可以暫予監外執行。

            依據《刑法》的規定,孕婦犯罪的也需要承擔刑事責任,但審判的時候懷孕的婦女,不適用死刑。此外,影響女子的量刑因素有多種,是否限定刑事責任能力、自首、是否懷孕、認罪認罰等,要結合案情綜合考量。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王蘭蘭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