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ljtr"></sub>

        <b id="xljtr"><ins id="xljtr"></ins></b>
        <track id="xljtr"></track>

            <noframes id="xljtr"><ins id="xljtr"><delect id="xljtr"></delect></ins>
            首頁 > 首頁 > 情感 > 正文

            云南17歲職校生在工廠實習時身亡,家屬:孩子多次請病假未獲批準

            云南17歲職校生在工廠實習時身亡,家屬:孩子多次請病假未獲批準   

            1月初,云南一護理專業職校生楊昌(化名),與其他100多名同學在學校的組織下到江西南昌一工廠進行實習,學生們還與校方及廠方簽署了《實習生三方協議》。但沒料到的是,楊昌于2月初出現了身體不適,2月11日,年僅17歲的他因呼吸衰竭死亡。

            家屬稱,孩子出現不適后曾多次請假未獲批準,廠方一直以沖刺產量為由要求上班,導致延誤治療出現嚴重呼吸衰竭搶救無效死亡。事后,學校承諾賠償66萬元,工廠承諾賠償90萬元,但時隔一個多月,這筆錢一直未給。

            3月18日,極目新聞記者聯系涉事廠方,對方未對此作出回應。19日,校方一負責人告訴極目新聞記者,此事正在積極處理中,66萬元賠付款是工廠和學校協商一致后達成的協議,不可能學校賠付66萬元,工廠再賠90萬元。

            逝世學生家長爆料

            家人反映職校生在工廠實習時身亡

            3月18日下午,一網友爆料稱,他的兒子楊昌為云南新興職業學院2019級五年制護理6班的一名學生。2022年1月,學校組織100多名學生到江西南昌一工廠進行“課外實踐”,一天工作時長高達12個小時。從2月初開始,他的孩子身體出現不適,有感冒發燒的癥狀,但請假多次沒有獲得批準,工廠一直以沖刺產量為理由要求上班。2月11日,由于孩子沒有及時得到治療,導致出現嚴重的呼吸衰竭搶救無效死亡。

            病逝的學生楊昌(化名)

            家屬方面提供的資料顯示,2022年1月18日,楊昌和云南新興職業學院以及南昌龍旗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龍旗技術”)簽署了《實習生三方協議》。

            協議顯示,楊昌的實習時間為2022年1月10日至2022年3月10日。協議約定,龍旗技術要為實習生提供健康安全的工作環境和相關生活設施,在實習期間還要向實習學生按照國家相關規定發放實習津貼,實習期間的基本工資為1850元,加班費按國家法律法規進行核算及支付。

            實習三方協議

            18日下午,楊昌的哥哥楊先生告訴極目新聞記者,網上的爆料均屬實,他們愿意為此承擔法律責任。2月初,楊昌身體出現一些不適后,由于工廠方面一直不讓請病假,才將小病拖成了大問題,耽誤了治療。

            據楊昌的同學劉樂(化名)介紹,2021年12月30日,她和楊昌等一眾同學共計140余人,乘坐學校安排的大巴車前往龍旗技術進行“課外實踐”。

            “放假前,老師一直在鼓勵我們利用寒假時間掙生活費,我們當時的想法也是希望能利用寒假時間掙些錢,彌補下學期的生活開支,畢竟家里經濟條件不是很好。”據劉樂介紹,他們到達南昌后的前7天是在廠外宿舍進行隔離,1月8日進廠培訓,1月9日正式入職,“我們一天工作十多個小時,廠里面沒有安排具體的休息時間,想休息就得聽從組長安排。”

            劉樂說,因為春節期間工廠里的部分正式員工都回家過年了,而他們這些剛進來的實習生工作節奏很大,過年很多人都沒回家。“廠里有明確規定,曠工1天扣3天工資,所以同學們很少請假。”劉樂告訴極目新聞記者,他們的工資標準是每小時17元,進廠后的第一個月她一天也沒有休息,收入是3000元左右。

            同學稱死者生病時請假未獲批準

            據劉樂介紹,雖然大家所學的專業是護理專業,但是他們在廠子里主要是從事手機主板的點膠、接料和掃碼工作,而楊昌主要是從事掃碼等檢驗工作,“我們在這‘社會實踐’,其實就是打工。”

            “2月4日的時候,楊昌開始感覺全身無力,甚至還出現了咳嗽的癥狀。”劉樂說,當時楊昌并沒有太在意,只是2月5日在廠外藥店買了些藥,但吃藥后身體并沒有什么好轉。

            楊昌的哥哥告訴極目新聞記者,弟弟當時還曾給家里打電話說身體不舒服,家人建議他請病假去醫院檢查身體,“我們怕他身上沒有錢,還給他轉了幾百塊錢。”

            “2月6日楊昌繼續上班,7日休息了一天,8日至10日繼續工作。但10日那天,楊昌下午5點多就提前下班準備去看病。”劉樂說,楊昌曾給組長請過兩次假,但都以趕工期為由被拒絕??粗鴹畈纳眢w情況越來越糟糕,甚至一度出現咳血的情況,劉樂和同學給駐廠的帶班老師打了電話,請其帶楊昌去醫院治療。“2月10日,楊昌說沒有看成病,也不知道是什么情況。”劉樂說。

            2月11日早晨,病情突然危急的楊昌,被就近送到了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高新醫院進行治療。當天上午11時許,醫院出具的超聲診斷報告單顯示,楊昌存在大量心包積液,重度肺動脈高壓等問題,建議病情穩定后復查。

            醫院超聲診斷報告

            但2月11日下午,醫院通知家屬,經救治無效,年僅17歲的楊昌不幸病逝。院方出具的居民死亡醫學證明(推斷書)顯示,楊昌于2022年2月11日13時58分死亡,死亡原因為“呼吸衰竭”。

            “醫生告訴我們,如果我弟弟早一點進行治療,悲劇就不會發生。”楊昌的哥哥說,媽媽知道弟弟去世后,曾多次昏厥暈倒。

            楊昌(化名)死亡證明

            后續賠償家屬與校方存在分歧

            云南新興職業學院官網介紹稱,該校創建于1993年,是經云南省政府批準、國家教育部備案,具有獨立頒發高等學歷文憑資格的全日制普通高等院校,其前身是南方民族醫藥進修學院。經過二十八年的發展積淀,現有三個辦學層次“中專、大專(高職大專、五年制大專)、專本套讀”,共建醫藥類為主的專業五十余個。

            楊昌的哥哥楊先生介紹,事發已有一個多月,學校與涉事工廠相互推卸責任。后經與工廠和學校協商,學校承諾賠償66萬元,工廠承諾賠償90萬元,但到目前為止,這個錢遲遲沒給。

            校方簽字的協調證明

            楊先生還稱,此前,龍旗技術和他對接處理此事的是一名魏姓工作人員。極目新聞記者從楊先生提供的3月8日至9日期間與魏某的多份通話錄音中聽到,該工作人員承諾一次性支付90萬元解決此事。但在3月10日的通話錄音中,魏某卻在電話中希望家屬先和學校協商好,企業才能賠付。

            楊先生稱,他和家人已經在南昌待了近十天,準備處理此事,但現在廠方對他們不管不問,之前一直和他溝通的工作人員也不接他電話了,家人只能尋求網絡途徑曝光此事。

            楊昌(化名)進廠的工作牌

            18日下午,極目新聞記者致電上述魏姓工作人員,他表示自己已經從公司離職,不清楚此事。記者又追問他此事現在交由誰來負責,他以不清楚為由掛斷了電話。

            記者還撥打了龍旗技術的公開電話,但接線工作人員稱不了解此事,記者向其詢問公司負責此事的科室及相關電話,其也未提供。

            隨后,極目新聞記者聯系上云南新興職業技術學院處理此事的李姓負責人了解詳情,其讓記者提供證件后再予以回應,記者按照其要求向其提供了相關證件。但之后,記者多次撥打其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19日上午,極目新聞記者聯系上云南新興職業學院一潘姓負責人,他介紹稱,此事正在積極協調處理中,“66萬元賠付款是工廠高層和學校協商一致后達成的協議,不可能因為疾病正常死亡,學校賠付66萬元,工廠再賠90萬元。”該負責人表示,學校方面不知道家屬所謂的90萬元從何而來。

            關于學生在該工廠中工作,究竟是屬于實習還是社會實踐的問題。該工作人員回應稱,當時正處于寒假期間,讓學生參加社會實踐,相當于勤工儉學,同時給學生們一個社會歷練的機會。

            “勞動報酬都是給學生本人的,這次社會實踐都是由學生本人申請,經過家長同意的。”該負責人還提到,工廠是有加班的情況,但無強制行為。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王蘭蘭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