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ljtr"></sub>

        <b id="xljtr"><ins id="xljtr"></ins></b>
        <track id="xljtr"></track>

            <noframes id="xljtr"><ins id="xljtr"><delect id="xljtr"></delect></ins>
            首頁 > 文學 > 詩詞歌賦 > 正文

            馬卓:純粹

            純粹

            “再不會這么純粹了!”

            對著天空說道。今晚也有圓月。

            近來寒風逼得緊,不得已穿上夾襖,遠遠看上去是臃腫了不少。

            微風輕輕起,思緒經不起打擾,紛亂四散,有的隨圓月去,有的隨秋風走,僅存的一些落在身旁。踟躕、彷徨許久,還是需要在末尾點上一個句號。

            喜歡銀杏樹,只是因為它是綠色,純粹的顏色。春天的時候,嫩嫩的帶點兒淡淡的黃,生命最初的樣子都是夾帶一點兒脆弱的感覺。到了盛夏,迎春花早就落在四月時分,別的樹都披上了墨綠外套,可銀杏還是保持著那份淡雅清新。綠的清涼卻又不失純粹,使人遠遠望著就知道不該辜負這個青春。

            這便是我獨愛它的緣由。

            冬天的號角即將吹響,銀杏另外的美再也藏不住了。在陰冷潮濕的天氣望去好像是夏天的陽光還未消散,使人覺得這仿佛是一件溫暖的外套,是一件溫暖的事情。尤其是在城市的街頭,尤其顯眼,尤其奪目。是??!在陰冷的天氣里,誰不會因為一抹陽光的顏色而感到溫暖呢?

            朋友就都以為我只喜歡綠色,其實不盡然,我只是喜歡純粹的顏色而已。像包拯的皮膚以及他的真相大白,都使我感到歡喜。還有紅孩兒的“火”,柯藍憂郁的藍色外套都讓我覺得純粹是多么幸福的顏色,是多么的令人向往。

            “純粹”也不盡是表象,非要某一種東西代替,例如前面提到的顏色。像人的情感,少時的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日夜相隨;青春時候的赤子心腸,對于情感的無知懵懂都盡是純粹,盡是真摯。

            我的情感同夏日的銀杏葉一樣“綠”的純粹,同秋姑娘的“外套”一樣溫暖不已。只是現在是冬天,是凋零,是寒冷,是凄清,是表象的不復存在。但曾存在!

            路旁的人們紛紛躲避不及,就因為怕我的純粹,還是怕已經被蒙塵的誓言?我不得而知,也無法取證,只好在哄笑聲中悻悻逃去。

            也許,后來有人會在夜闌人靜時,一聲清透云闕,有人會與伙伴聊起當年,但決然會有人因為我的一聲而想起那個純粹的自己,那份純粹的感情。無可厚非,人的悲歡雖并不相通,但人都有悲歡!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趙安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