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ljtr"></sub>

        <b id="xljtr"><ins id="xljtr"></ins></b>
        <track id="xljtr"></track>

            <noframes id="xljtr"><ins id="xljtr"><delect id="xljtr"></delect></ins>
            首頁 > 博覽 > 百科 > 正文

            霍春陽首次廣州開展:傳統夠我們受用終身

            霍春陽首次廣州開展:傳統夠我們受用終身

            2015年03月22日 08:47   大洋網-廣州日報  我有話說收藏本文     

            霍春陽 《芳魂》(中國畫)

            霍春陽 《芳魂》(中國畫)

            霍春陽 《林間》(中國畫)

            霍春陽 《林間》(中國畫)

            天津美院教授霍春陽首次廣州開展,并稱——傳統夠我們受用終身

            3月20日至3月30日,“一花一世界——霍春陽新春花鳥畫展”于廣東南岸至尚美術館舉行,作為當代寫意花鳥界大家和學者型畫家,霍春陽的畫作雖取自傳統題材,卻追求簡約、空靈的風格,故而蘭草能聞其馨香而不見繁葉,牡丹能觀其雍容卻不見艷麗。

            霍春陽長期研讀中國傳統經典,并直言,談畫不如談詩,談詩不如談經典。

            文、圖/

            廣州日報記者 劉麗琴

             三十成名:以《山花爛漫》名動畫壇

            1976年,三十而立的霍春陽以《山花爛漫》名動畫壇,這幅和老師孫其峰合作的六尺巨幅寫意花鳥畫,其筆法、技法和色彩都令人耳目一新,在第四屆全國美展上格外引人注目——黝黑的山崖間 ,一叢叢金黃色的迎春花在陽光下綻放,枝蔓招展間,生機盎然,光彩奪目。盛開的迎春花也應和著時代的心聲:粉碎“四人幫”后,被壓抑許久的集體審美情愫也激情迸發。

            《山花爛漫》隨后被中國美術館收藏,一時間,“迎春花”開遍祖國大地,當時全國17個省市的出版單位同時出版這幅《山花爛漫》。

            回憶起當時的創作心境,霍春陽仍記憶猶新。1976年,他和老師孫其峰去泰山寫生,在蜿蜒崎嶇的山路中,一個峰回路轉,“偶遇”了一片燦爛的迎春花,這片動人春色讓他沉醉,也占據他的腦海,激發了他的創作激情,“《山花爛漫》立意很明顯,就是要表現待到山花爛漫時,春天的一片盎然生機,而且,這里的春天有一種原野里的‘野味’,一種新鮮感,能夠把春天的感情表現得很充分”。

            迎春花除了有著明顯的社會文化寓意之外,其藝術性創新又體現在哪里呢?霍春陽對記者解讀道:用六尺大的篇幅來描繪迎春花這種花卉,在以前少有;同時,《山花爛漫》借鑒了山水畫的大氣,將山水與花卉融合在一起,這種創意得到業內認可;在用色上,不完全用國畫顏料,還采用了西畫顏料,像檸檬黃,讓春意濃得化不開;在技法上,突破以前雙勾填色的手法,直接用水粉的顏料來點,表現花的密集、氣氛也更加恰當、充分。尤其是黃花與黑石的對比,在視覺效果上非常鮮明,藝術感染力也直抵人心?!?/p>

            “迎春花”成為記錄時代變革的一種象征,霍春陽也因此聲名鵲起,多次被邀請至北京人民大會堂等單位作畫,并于1978年被調往文化部中國畫創作組,迎來了自己人生和藝術上的春天。

             五十從簡:

              以少勝多,簡約畫境表達深沉意境

            但是,霍春陽并沒有將創新之路走到底,而是回歸傳統花鳥畫。業內如今再談霍春陽,都贊其虛靜空靈的畫風和沖淡平和的心境。

            霍春陽以梅、蘭、竹、菊為主要題材,不求繁蕪,不重尺幅,寥寥數筆間,一桿勁竹、幾株蘭草、數枝寒梅便躍然紙上,清香滿溢。在多年的筆墨實踐中,霍春陽摸索出一種“揉墨法”,即講求“墨要有體積和厚度的概念”,把用線疊加變為以墨反復與紙揉磨。他畫的梅干,就是通過渴筆和渴墨,把行筆的力度和速度控制得恰到好處。對墨的把握,也使得霍春陽的作品單純、簡約,達到了以少勝多的藝術效果。

            談及轉變,霍春陽甚至把自己早年筆墨縱橫、意氣風發的探索比作“邪路”:三十歲成名,躁氣還很足,四十多歲還沒退火,“那時我追求力能扛鼎,用全身力量來爆發,想探索、想創造的思想促使我去做變形。當然,這也得到了肯定,說我既有筆墨功夫又有現代意識”。創作于1985年的大寫意作品《林間》正是那時作品,其畫面筆墨酣暢。但在參加一個北京大學舉辦的關于中國傳統文化的學習班,在經過近10年畫外功的惡補、研讀傳統經典之后,1995年前后,霍春陽開始“靜”下來,畫風隨之轉變。他悟出,繪畫應該像中國詩句一般,講究錘煉?!吧賱t得,多則惑,我選擇轉變,去固守傳統,就是選擇我們傳統的價值觀。中國天人合一、物我兩化的價值系統需要我們去繼承、去領會。在生活、思想、審美上,我們的所作所為應該遵守這些‘道’,如此,在完善人格的時候,我們不會活得越來越復雜,而會越來越單純?!彼f。

             對話霍春陽:潮流和時髦易成過眼云煙

            廣州日報:梅、蘭、竹、菊可謂是國畫的必修課,歷史上亦不少專擅“四君子”的名家,您如何在眾多歷史大家面前走出自己的路子來?

            霍春陽:關鍵不是畫什么,而是如何畫。近幾十年來,我們在繪畫題材上開辟了不少新的領域,可是很多壽命都不長,為什么?因為內容不深刻。在形色上、在新鮮花樣上打主意,這是人類膚淺的一種表現。

            我們祖先選出來的這些題材,都是和人品、人格、情操有關系的,手里畫著畫,心中崇尚這種品格,繪畫和做人都是一體的。前人創造了這些語言,我們充分利用就足夠了。

            廣州日報:在人人談創新、談中西融合的當下,堅守傳統其實走的是一條更艱辛的路?而且在快節奏的當下,要讀懂您的畫也不容易,在簡約面前,人們可能看到的只是簡單?

            霍春陽:就像我們讀古人的詩、畫,讀祖先的經典,也是要反復地讀,讀一輩子,才能挖掘到埋藏其中的豐富的有價值的東西。一個人知識量、悟性不夠的話,很難理解中國傳統所崇尚的“情不外溢、物我兩忘”之境。我在實踐中不斷領悟到,創作不能求一時之名,必須深刻,而走這條路就不靠以繁取勝,而要從復雜的生活里萃取精華。高節奏的社會其實更需要提煉、簡約。如果你不博大、不深刻,一覽無余,深層次的人自然會把你遺棄。太隨潮流了,太時髦了,就容易變得膚淺,成為過眼云煙。

            廣州日報:創新、追求個性難道不重要嗎?

            霍春陽:對于“新”的思考,我強調要“清新”。清新是自然流露,是無意識的,是以樸實為根基,是在自然而然中蘊含的千變萬化;而一味求新的“新”已經被污染,刻意的設計和包裝,并非出自本心,其結果只能是越追求越偽裝,假的東西只能欺世盜名?!爱嫷綗o心方為大道”、“無異言而生清凈心”,這才是價值所在。

            廣州日報:筆墨當隨時代,作為現代人為什么不去選身邊的事物呢?

            霍春陽:我們的時代很浮躁、膚淺,但我們的知識分子、我們的精神不能這樣“時代化”。有人說我保守,但我要說,我保的正是那些亙古不變的、不可動搖的價值。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